大家都在搜

媒体:美国可能面临新的金融危机



  特朗普政府的单边主义政策制造了祸及自身的经济衰退,并可能会将美国拉入金融泥潭,实属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日前在一次演讲中开门见山地谈道,“我们不知道贸易问题和其他事件将如何或何时得到解决,美联储永远会用适当举措来支持本轮经济扩张”。暗示了对必要时降息持开放态度,随后美股出现巨大的反弹,美债收益率也显示回落。

  由于特朗普先后向中国、墨西哥等国家威胁加征关税,不仅仅在心理上对资本市场构成冲击,也因为打乱了全球供应链秩序,影响了投资与贸易需求,正在损害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经济增长。与此同时,美国关键的经济数据也出现了回落趋势,美国、欧元区、中国三个最大经济体制造业PMI全线下滑,多个中小经济体出现负增长。

  鲍威尔的讲话可能意在安抚美国预期恶化的资本市场,资金正在逃离股市进入债市避险,导致后者出现倒挂。相当程度上,他的这番暗示也符合特朗普总统的要求,后者要求美联储降息以稳定股市投资者,避免股指下跌,这有利于他与中国在关税战中处于有利位置。也就是说,美联储加入了贸易战的棋局之中。

  但是,如果仅仅从贸易战博弈的角度看待美联储的态度,可能会低估了当前的风险。事实上,美联储暗示降息的可能性背后,意味着美国经济衰退的风险正在大增。历史的经验也表明,美联储预防性降息通常与经济衰退相伴,上一次预防性降息是在2008年,随后爆发了次贷危机。投资者可能会根据历史经验判断,进行“预防性的避险”,导致即使降息也无法避免风险资产的下跌。

  在5月20日的一次演讲中,鲍威尔曾表示当前美国的金融市场与次贷危机时十分相似:抵押贷款大量增加,企业债务增长迅速,使用大量证券化产品。他透露,现在美国的债务增长已经快于债务人收入的增长,而且这些借贷大部分发生在不透明的影子银行体系,担保贷款机构成为最大借款来源,最后这些贷款被设计成证券化产品,这也助长了高杠杆贷款的快速增长。尽管鲍威尔认为企业债务还不会影响到金融系统的稳定。但是,当经济衰退影响到利率环境以及投资者预期,比如杠杆贷款第二大持有人共同基金的投资者开始大量赎回,那么,可能会通过价格引爆市场。

  在经过数轮量化宽松政策之后,美联储自2015年12月启动加息周期,截至去年加息9次,将联邦储备基金利率维持在2.25%-2.5%区间。今年原本预计会加息2次,但是,由于2%的通胀目标没有实现,再加上贸易摩擦带来的风险,今年以来不仅没有加息,下半年开始降息的概率已经大增。市场甚至认为未来18个月,美联储可能将把利率降低到零。

  这并非天方夜谭,美联储早就开始研究这种可能。不久前,纽联储主席John C。Williams在瑞士苏黎世发表演讲时表示,当前持续的低通胀数据并非一种失常,而是一种新常态。他认为,人口趋势的变化和生产率的下降使全球增长趋势放缓,并将实际利率推至历史低位。全球自然利率下滑将对货币政策构成重大挑战。

  鲍威尔在周二的演讲中,更是着重探讨了“如果利率下降到我们现在称之为有效下限 (ELB) 的水平,中央银行可能会用什么非常规工具来支持经济”。他为此回忆了1999年美联储主办了一次题为“低通胀环境下的货币政策”的会议,就是想解答这个问题。

  这种困境在于美国施行如此长周期的宽松政策并未达到通胀目标,但利率上行到一个很低水平时却面临再次衰退的风险,这导致货币政策的空间几乎丧失。就像鲍威尔所说,利率水平逼近ELB已经成为我们这个时代不可忽视的货币政策挑战,ELB风险衍生出各种问题,使许多旧挑战更具意义。他最后把这个难题抛给了公众,让公众广泛参与这个话题。

  可以看出,美联储不仅对美国当前经济心存忧虑,对未来货币政策的有效性也产生担忧。这主要是自2008年以来,美国经济主要靠债务拉动的结果,最终重蹈“日本现象”,导致货币政策失灵。这也与美国缺乏结构性改革有关,而科技革命又迟迟无法爆发,生产效率增速降低。

  如果特朗普没有发动贸易战,情况可能不会如此复杂和恶化。事实上,如果他继续推进加征关税的政策,大概率会推高美国下半年通胀水平,制约其降息空间,美国就会陷入滞胀状态:失业率增加,物价上涨,经济下滑。总之,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各国主要央行通过G20平台协调货币与财政政策,为美联储退出政策护航,特朗普政府的单边主义政策制造了祸及自身的经济衰退,并可能会将美国拉入金融泥潭,实属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上一篇:哈总统大选在即 逾300名外国记者参与报道破纪录
下一篇:美媒:德意志银行没收20吨委内瑞拉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