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特朗普与情报界的岩石关系令举报人投诉雪上加霜



  检举人指控总统利用总统办公室的权力为他的连任工作寻求外国政府的帮助后,本周特朗普总统与美国情报界之间的分歧扩大了。

  总统就许多问题与情报官员发生冲突,包括伊朗和朝鲜寻求核武器。特朗普在一系列问题上与情报界成员发生冲突,包括伊朗和朝鲜寻求核武器,2018年谋杀记者贾马尔·卡舒吉(Jamal Khashoggi)以及俄罗斯干涉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他经常指责他们泄漏信息破坏他的总统职位。

  现在,一个举报人的投诉,据一位知情人士说,他在中央情报局工作,这使总统和情报界之间产生了压力,他依靠这一压力来告知他的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决定。 。

  获得有关政治,政策,国家安全等方面的新闻和分析,并直接发送到您的收件箱

  在特朗普任命一位新的国家情报总监取代丹·科茨之后,华盛顿的一些人曾期望这种关系会改善。他曾与丹·科茨就如何应对俄罗斯构成的威胁发生冲突。考茨先生和其他情报负责人今年以来都面临总统的批评,他们对伊朗所面临威胁的严重性以及与朝鲜达成任何核武器协议所面临挑战的看法。

  最近的举报人指控指责特朗普先生在7月25日的电话中敦促外国政府调查政治对手。

  根据周三白宫发布的电话备忘录,特朗普在电话会议上敦促乌克兰总统沃伦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调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及其儿子亨特·拜登。在电话中,特朗普先生提到了美国向乌克兰提供的援助,但没有将其作为明确的交换条件提出。

  对于总统的支持者来说,由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于周四公布的控诉,是试图篡夺特朗普权力的又一例证。

  众议员德文·纳尼斯(Devin Nunes)(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人,他们的媒体喉舌和几个泄密者正在制造一个虚假的故事,而无视他们对我们的公共机构和政府的巨大破坏。” )在星期四说。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Nunes先生是排名最高的共和党)于星期四举行听证会,国家情报局代理局长乔·马奎尔(Joe Maguire)作证说他如何处理举报人的投诉。

  对特朗普先生的批评者来说,这标志着职业政府官员正在对行政部门的行为进行检查。“我们依靠真诚的人在看到不法行为的证据时向前迈进。该系统否则将无法正常工作。”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Adam Schiff)在听证会上说。

  举报人称对举报人没有直接了解的举报人据称是从六位以上身份不明的美国官员那里收集到有关举报的细节的,这些官员对特朗普的行为表示担忧。

  在有报道称特朗普先生在敦促对拜登及其儿子进行调查时,扣留了乌克兰的报道后,议长南希·佩洛西说,众议院将继续进行“官方”弹each调查。

  特朗普先生本周早些时候在联合国露面后从纽约市特朗普大厦的住所发推文,称询问为“总统骚扰!”

  特朗普先生与情报机构有着长期的顽固关系。在就职典礼的前几天,情报界得出结论,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下令开展一场运动以影响2016年大选的结果,“明显偏爱”特朗普,以破坏公众对美国民主进程的信心。

  特朗普先生称其“荒谬”,并称赞普京先生“非常聪明”,同时又称俄罗斯如情报机构所维护的那样,已经入侵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电子邮件。

  在特朗普上任的几周内,他的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辞职,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他对与俄罗斯大使的讨论撒谎。特朗普先生指责情报官员非法泄露信息。“真正的丑闻是,机密信息是通过像糖果一样的'智能'非法提供的。非常非美国人!”特朗普当时发推文。

  《华尔街日报》当时报道,出于对情报可能泄露或泄露的担忧,美国情报官员曾一度开始从总统那里扣留一些敏感情报。

  一旦任命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接管对俄罗斯干预选举的调查,特朗普先生就此调查一再嘲笑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2018年7月,特朗普先生在赫尔辛基站在普京的身边,并表示他“没有发现任何理由”俄罗斯会成为黑客的幕后黑手。这导致高士发表声明说,美国对俄罗斯干预的评估“清晰”。

  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先生质疑美国情报机构在评估伊朗和朝鲜方面的能力,并在推特上写道:“情报人员在谈到伊朗的危险时似乎非常被动和幼稚。”他建议说,“也许情报应该回到学校!”

  前官员说,在当前一系列事件中,情报界人士最初担心众议员席夫在两周前浮出举报人投诉的消息时过分举手。

  他们认为,任何失误都会促使特朗普先生及其盟友袭击情报界。但是,随着细节的公开曝光,美国前高级情报官员说,高级情报官员聚集在一起,以确保适当释放申诉的计划。

  这位官员说:“联邦调查局在过去的18个月中被烧死了。” “人们希望绕圈旅行,并确保情报程序保持在一起。”




上一篇:``最受考验的人'':特朗普暂时成为自己的``作战室''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