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金雅福说金》第3期:2018年珠宝行业销量下滑的背后



我国珠宝行业在经历了2003年至2013年的“黄金十年”后进入了行业调整期。2013年到2017年的这五年,销售额一直维持在3000亿元的规模,增长几乎停滞。而就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销售额出现了加速下探的趋势。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我国珠宝行业限额以上企业2018年的零售额为2758.3亿元,为近6年来的最低值,同比下降7.11%,创有统计数据以来的最大跌幅。这是否意味着珠宝市场已经饱和?珠宝行业未来的发展动力又在何处?

珠宝行业社会总零售额(1997年~2018年)

基于对珠宝行业的长期观察,笔者认为珠宝行业销量下滑的原因并不是消费者的需求已经充分满足,市场已经饱和,而是产品供给的结构性失衡,导致深层次的需求并未激发。

1.产品的结构性失衡

传统的珠宝首饰产品工艺较为简单、款式趋同,这类产品已呈现出局部供给过剩的情况。随着“80后”“90后”年轻一代成为主力消费者,对珠宝首饰的需求转为强调有设计感和符合时尚潮流。

同时他们越来越注重对蕴藏在产品背后的文化元素的感知和体验,希望产品能反映个人价值主张和独有品位,对具有文化创意、艺术品位、高端工艺的贵金属精品和珠宝精品的需求,以及体现个性化元素的需求日益旺盛,但市场对这部分的新兴需求并不能很好地满足,产品的供需之间存在结构性失衡。

2.区域的结构性失衡

以往珠宝品牌零售企业主要布局一、二线城市,三、四线城市的零售市场主要由一些杂牌和个体经销商占据。

一方面,各品牌商在一、二线城市竞争激烈,品牌零售网点密集,店效相对较低,市场趋于饱和。另一方面,各品牌商在三、四线城市还处于相对真空的状态。

而随着人们收入水平的增加、消费意识的提升,广大三、四线城市消费者正经历着从无品牌消费向品牌消费过渡的阶段,对品牌化、高品质珠宝产品的需求日益强烈,导致供需之间的结构性失衡。

3.渠道的结构性失衡

从整个产业格局来看,传统的珠宝零售渠道正面临着激烈的变革,一方面传统渠道自身的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优势品牌的市场份额迅速扩大,杂牌和个体经销商的市场空间不断压缩;另一方面,整个市场的商业形态也在变化,传统零售渠道不断受到新兴渠道的冲击,在社会总零售额中的占比也在不断下降。

随着电商和一、二线城市综合购物体(shoppingmall)的兴起,百货商场和街边门店的人流量大幅萎缩,依托于百货商场或闹市街区的传统零售门店的店效呈下滑趋势,有一些被迫转型或退出。而作为新兴渠道,目前的市场承载能力还相对有限,因此对于一些市场存在渠道渗透率不高、市场相对真空的情况。

珠宝行业销量下滑的背后是在产品、区域、渠道等方面的供需出现结构性失衡。困境中孕育着巨大的市场机遇,能敏锐发掘、积极响应这些市场机会的企业终将在这场行业变革中脱颖而出。

《金雅福说金》第2期:中国加入全球央行囤金潮

据国家外汇局最新数据显示,中国黄金储备2月较1月增加了32万盎司,至2月末黄金储备为6026万盎司,价值794.98亿美元。2018年12月起,中国央行开始连续购买黄金,截至目前已连续3个月增持黄金储备。

增持黄金的并非仅有中国央行一家。事实上,去年全球主要央行都采取了大举购金的行动。根据世界黄金协会的统计,2018年全球央行的官方黄金储备增长了651.5吨,同比增长74%,达到自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以来最高的全年净购买量。

其中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土耳其一直是近几年的购金大户。

俄罗斯自2006年开始几乎每年(2008年除外)都是全球央行中购金最多的国家,在十几年的时间里黄金储备从不足400吨增长到2000余吨。哈萨克斯坦从2012年开始已连续70个月,每个月都在增持黄金。土耳其央行在短短几年间通过商业银行的准备金选择(ROM)机制和外部购买两种方式直接和间接拥有超过600吨的黄金储备。

除此之外,一些欧洲国家也加入了囤金队伍中,匈牙利央行在2018年10月突然将黄金储备增加了10倍,波兰央行也将黄金储备增至35年最高水平。截至2018年底,全球央行持有黄金的总量已接近3.4万吨。

回顾中国央行的购金历史,阶段性连续购买成为一大显著特征。

进入2000年以后,中国央行进行了三次较大规模的购金操作,分别在2001年12月、2002年12月、2009年4月,随后连续6年多没有变化,2015年6月起进入了一个16个月几乎连续增持的状态(除2016年5月外)。结合2016年9月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来看,连续增持黄金有助于央行稳定人民币汇率,同时为可能存在的外币冲击做准备。

阶段性连续购买的操作方式区别于连续购买,主要取决于央行对经济环境及金价中长期趋势的判断。以2015年至2016年连续购金阶段为例,当时面临人民币纳入SDR的冲击及机遇,央行有必要增加黄金储备来抵御潜在风险;国际金价在2015年下半年触底,也是中国央行选择在这一时段开启抄底黄金的重要原因。

对于2018年12月起央行连续3个月增持黄金储备的现象,依然可以从这两个角度出发进行分析。

从经济环境来看

中美贸易谈判接近尾声,但国内经济增长的风险依然严峻,扩大开放的政策短期内可能对国内企业产生较大冲击,央行有必要提前准备以有备无患;

从金价中长期趋势来看

避险因素主导下全球央行大批量购金,带动金价在2018年第四季度开启涨势,逼近为期5年的宽幅振荡区间上沿,若价格破位上涨,将开启一轮中长期涨势,我国央行更有可能继续加仓增持黄金。

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影响扩大、区域经济增长风险增加,令避险资产优势开始发挥,而黄金作为硬通货没有交易对手风险及信用风险,成为各国央行平衡货币储备结构、提升危机应对能力的重要手段。参考中国央行过往阶段性连续购金的操作习惯,结合当前的政治经济局势,我们有理由相信本轮我国央行的购金行动或将持续。




上一篇:麻辣工坊鸭胗,精选优秀原材才能造出高级麻辣口感
下一篇:优势多多,艾嘉丽舍集成墙板,你值得拥有!
Thadingyut灯笼节在仰光,缅甸庆祝
创作在圣保罗时装周上映